蒙召见证 (刘韵洁传道)

我从小生长在农村,家乡的教会历来没有牧者,只有一位“内地会”栗栗传道人偶尔来照顾,教会主要由长老、执事带领。

(一)蒙受呼召 我十四岁时,在一次的主日学聚会中,长老呼召说,谁愿意将来长大后献身做传道,因为教会没有传道人、很多人需要福音,却没有传讲的人。当时有三位女孩举手表示愿意奉献,我是其中一位,虽然当时我们村寨,也常有一些“景颇族”短宣队来帮助我们,藉着布道会,向华人传福音,栽培教会信徒的灵性,但仍然没有一个专工的传道人,所以当时我的感受是第一:羡慕那些传道人“清心有福的样子”不食人间烟火,不怕艰难,愿意为主摆上。第二:盼望向村里的同胞们传福音,但不知道要从何说起;第三:常听到四处福音需要的呼声。 (二)离乡背井的考验 不久我就到城里上中文,住在姐姐家里,姐夫是非信徒,姐姐是挂名的基督徒,拜六、拜天要我全时间做家务。从此我的灵性一落千丈,奉献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常常逃避那些来约我去上主日学或青少年班的朋友们,内心中有许多挣扎,人生感到没有目标、没有方向。偶尔到教会,心中的“火”好像又被眺望起来,在中文学校向同学发单张,有时出外郊游有机会向同学做见证传福音,也感觉到人们对福音的需要,但这样的光景,总是那么的短暂,很快又消失了。 (三)肯定志愿 记得初中三时,老师给我们一个作文题目:名为“我的志愿”。很多同学的志愿都说将来要做医生,工程师、飞机师、做老师,做生意人............等等。而我的志愿是做“传道”,老师给了我六十分,老师说别的不好做,为什么偏偏要做传道人,真没出息,(平时我的学习和成绩都不错),当时是有点难过,觉得老师不了解我,不过我没有后悔写这个题目。我这样的坚定,都是神在暗中扶持了我。 (四)肯定呼召 初中毕业后,我的学校因还没有办高中,那时如果想要继续念中文,只有一个出路,就是到台湾去读,但需要考试,考上被录取才可以去,我们这一届的同学一半以上都要去报名,我也在内。我和几位同学往学校去报名,将到学校突然我的心里有一个声音说,你不是已经奉献要做传道吗?这个声音让我马上停住脚踏车,心中一怔, 调头就要回去,同学感到好奇怪,他们问:发生什么事了,我说我就是要回去,同学们无奈的摇摇头。我骑脚踏车,直往教会传道人处去,告诉他我要念神学,我清楚神给我的呼召,他要我先好好读圣经,之后他就给我“缅甸基督教传道人训练中心”的报名表格。我填好后就寄到仰光神学院,不久就接到被录取的消息,开始就做准备到仰光念神学。 (五)坎坷的蒙召路 决定以后,部分家人不同意我去念神学,他们要我学做生意,但哥哥却说,神学院的生活不是那么容易过,传道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做,让她去吧,不久就会知难而退的,就因哥哥的这句话,我顺利的来到缅训接受神学训练。但好景不常,我神学第二年姐夫生意失败了,生活忽然一落千丈,姐夫精神崩溃,假期我回家他们就不让我再回神学院,我坚持要回,他们就威吓我,要登报与我断绝关系,我那时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就是坚定不动摇,他们软硬兼施都没办法,只好让我回学校,每年假期回家多少都会有这样的情形,我就在这样的光景中完成了四年的神学训练。 (六)踏入工场 四年神学训练后,踏入工场,首先回到母会事奉一年,后就与同届同学周东来传道结为夫妇,中国有句话说夫唱妇随,我随着丈夫周传道接受“缅福”的差派,前往伊洛瓦底省“勃生市”,开荒植堂达八年之久,在新加坡恩典浸信教会的领养下,建立了“勃生恩典堂浸信会”。事奉的酸甜苦辣,不能言尽。我们全家于2005年4月25日,被迁调到仰光母校“缅训”全时间事奉。 (七)继续事奉 人生不如意的事,常十之八九,我在2006年12月发现初期乳癌,真是晴天霹雳,当时感到天昏地暗,觉得人生为什么那么的多的苦难,人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和短暂,心情落到谷底,我那时对神说,存留我的生命吧!我还想要继续事奉你,我的两个孩子还小,我的丈夫也需要我。上帝垂听了我的祷告,经过近十个月的治疗,恢复了健康,感谢主的医治。我在上帝面前立愿,有生之年,愿忠心的来事奉主。

精选文章
最新文章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 Twitter Classic
  • Facebook Clas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