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转星移思恩情 (陈礼读牧师)

近日读词,深感于词人对岁月流逝那种无可奈何的伤感与悲情。欧阳修之 "忧患凋零,老去光阴速可惊" 感叹着岁月匆匆流失后所留下的孤单忧患之情;李后主之 "胭脂泪, 相留醉, 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哀叹亡国后对昔往缱绻之情不再之悲叹; 李清照之 "天上星河转, 人间窗幕垂" 描绘了生命变换之无奈, 真令人情何以堪.

在时光的隧道中我与古人相遇,欣赏他们的绝妙好词,聆听他们的心声,感怀他们心中那一份不曾流失的哀情。 然而,当我缅怀起在那无限者永恒的国度里所流失的岁月,回想起人所能掌控的事物或所不能掌控的境遇,虽然有许多感怀深深的人与事,感恩之心却常常淹没了无 奈之情,因为知道有一双大能的手在引领、在扶持。

《恩典》走过的岁月已经半个世纪了,我有幸陪伴她走过三分之二的道路。回首,蓦然触及的是点点滴滴触动心弦的恩典,铺撒在每一段的路程,犹如颗颗晶莹剔透 的珍珠,撒落满地。我深知,那是我们在天上的父所施于我们的,藉着祂亙古不变的旨意,藉着主耶稣基督的恩惠,藉着在《恩典》中属于祂的人,祂毫不吝嗇的賜 下最好的。。。。

一九七六年中文崇拜聚会的成立,是祂藉着几位青年人的热情所结的果子,悅納了我們不成熟的献上。当时,只凭着一腔的热情和共同的看见,我们成立了“中文崇 拜聚会”,人数大约有三十人。 主日崇拜的讲员就由我们当中的三个弟兄轮流担任:杨应辉、蓝华兴、陈礼读。 三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在上了包贺生牧师的讲道课之后,就毅然地走上讲台。然而,神没有轻看我们所献上的,一步一步的引领,让我们在事奉中学习;弟兄姐妹 们也没质问我们的资格,每个主日都安静地聆听信息。小小的聚会所,我们称它为“龙门客栈”,充满了弟兄姐妹的温情、神的恩情。

当政府征用了教会原有的聚会地点,我们没有了自己的会所。在这段日子里,祂亲自带领我们到处为家,让我们看到祂奇妙的供应。 在人口稠密的新加坡要找一块地皮建堂谈何容易?然而,在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神带领了英文部的李振祥弟兄和我会见了马达路某片地皮的地主,和他商谈教会购 地的事。没想到一谈即妥,教会购地植堂的事就这么定了下来。接下来的日子是筹款建堂的时候。祂带领了教会领袖有一个共同的看见,决定不向银行贷款,让我们 学习奉献的功课。就这样,我们有了自己的家,藉着祂的供应而建立的地上的家。在整个过程中,我见证了祂丰富的恩典。

八十年代中,教会刮起了一股强烈的灵恩之风。那是一场艰苦的教会信仰根基的拉锯战。风雨的日子,是祂将我们聚集在祂的翅膀下,叫我们体会祂的看顾与保守。雨后的天空,更加明朗。 祂的恩情留住了祂的子民。

在个人身上,《恩典》叫我知道了团契的温馨是在弟兄姐妹亲切的关爱中培育:一句发自内心的问候、一个关怀的眼神、一件贴心的礼物、 一个爱心的奉献、一份责任的承担,我都从弟兄姐妹身上领受了。 点点滴滴的恩情,是祂引导弟兄姐妹的手在我生命中编织成一幅幅绚丽的图画。

在《恩典》中,祂也赐给了我生命的另一半。我想,在我生命中,除了主耶稣那无与伦比的救恩之外,这是祂在《恩典》中给我最大的恩典。三十一年前在地毯的那一端所领受的祝福,至今仍萦绕耳际,围绕身旁。这是祂的恩典。

两年前我结束了公务员的身份。当时,我挥洒了两句粗俗的句子:“忍辱负重三十年,快意恩仇任平生”,以舒畅心情。 然而,神却没有让我如此的任平生。祂引領了我到神学院进修,又带领我的脚步回到了自己属灵的家,踏上事奉的道路。整个的过程,让我感怀深深的仍是祂的恩情 与弟兄姐妹的温情。

当年苏东坡在赤壁怀古,面对着滚滚东去的大江,兴发了他的豪情,感叹地说:“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如今我伫立在《恩典》五十周年的驿站,无论回首或前瞻,我要从心中发出赞美的声音:“你以恩典为年岁的冠冕,你的路径都滴下脂油。”

物换星移,恩情常在。

精选文章
最新文章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 Twitter Classic
  • Facebook Clas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