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归回


五十年不见老同学聚会,一照面之下许多容面显得有点陌生,可谈起话来以前的音容很快就清晰了起来。话匣子一打开,不是寒暄几句的客套话,而是尘封了半个世纪的记忆。长年岁月镂刻之下的样貌已不复当年,每个人的生命旅途也各异,但有一样相同的就是大家都经历了上帝的恩典,无论历程跌宕起伏还是风平浪静,回首总看到上帝的眷顾和带领。过去校园团契生活所播下的种子,在每个人生命中默默生长,各展风姿。


五十年过去了,话题中免不了提起其他老同学,最令人感概的是某某同学某某同学已经不在人世了,这也难怪,有谁能永远健康,长生不老?古稀之年已不避忌死亡课题。


读到牙买加裔美国诗人Kwame Dawes的一首小诗《咖啡时间》*,对生命的“改变”颇有感触(我不用“无常”因为总觉得生命在上帝手中有祂的美意,人虽说无常,但生命的改变却是一种常态,且在祂手中是永恒的常态。)


诗人Kwame Dawes 把友人的突然的离去写得那么淡然,但却令我心灵久久不能平静:


《咖啡时间》


圣诞时分

我们要吹气球

这个傍晚

我们坐在一起

吹气球,讲笑话

山丘上吹来阵阵凉风

我想喝杯咖啡

于是我说:‘如果有杯咖啡就好了’

他说:‘是啊,如果有杯咖啡就好了’

然后莞尔

他瘦削的手指

从塑胶袋里拉出气球

然后我就去泡咖啡

泡一杯咖啡只需几分钟

然而我不知道

他要鲜奶

还是炼乳

当我回来要问他

他已经走了

就是这样

就在

我想鲜奶还是炼乳的时候

气球轻轻坐在

他静止的腿上


泡一杯咖啡的时间,一个生命溘然而逝。


古稀之年能不预备死亡的到来?


是悲观吗?是多虑吗?是无病呻吟吗?


泰戈尔说:“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或许他已领悟到生死的奥秘,但对活着的人来说,死亡是不速之客,是令人厌恶的。


牧会十四年,经历了会友一个个的离去,每一次的追思礼拜,心中总会想起他们的音容,总有遗憾,人这一走就不能再回来了。


有一次身在国外,一位和蔼可亲、认识多年的长辈突然走了,不能见她最后一面,不能送她走最后一程,心中总是遗憾。 多年来看她的记忆力渐渐衰退,从忘记事情到重复述说某些幻觉,到后来的静默无语,很是无奈;家人的爱护关怀也不能扭转她体内的变化。但我却也看到了上帝的爱,让她安享了晚年平静的日子。


有一位不多说话的弟兄,退休后自强不息再到神学院读了一个硕士学位,除了在主日见面以外,几乎每个星期五都和几位弟兄在一起吃午餐、祷告、分享属灵书籍、计划乐岭事工。偶尔听到他分享走路容易气喘,没想到身体突然不适,入院检查,在短短的几天内就走了!在加护病房中看着他藉着呼吸机起伏的胸膛,渐渐递减的血压,心中的悲痛难以掩饰。死亡,竟然那么靠近!


两年前,母亲也走了,在安静的睡眠中离开了人世,我不在她身旁,没有机会跟她说话,不能再听到她慈爱的声音,不能再看到她欢愉的笑容,不能谢谢她的养育爱护之恩。“音容宛在”这四个字,说出了身为人子的我这些日子来的感受,这是这一辈子不能忘怀的。如果怀念是留住母亲的生命和伟大恩情的最好办法,就让我永远怀念她吧!


死亡就是如此无情,如秋叶之静美吗?或许要有超越常人的情操才能看到?


但在神恩典当中的人却知道:“神看圣民之死极为宝贵”(诗 116:15)因为“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2:9)


是的,圣经告诉我们信徒大限来临之时,是生命另一种改变的开始。这活在世上的躯体要消灭,灵魂却往创造主所预备的地方去,等待复活。到时,朽坏的要变为不朽坏的,羞辱的要变为荣耀的,软弱的要变为强壮的,血气的要变为灵性的。


到底这不朽坏的、荣耀的、强壮的、灵性的生命是怎样的,我们实在不知道。但是,既然相信这应许,死亡也不那么可怕了!那只是归回,归回到你的创造主那里!


既然如此,在那日子还没有到来之前,我们又当如何活呢?


珍惜神所赐给你的每一天,珍惜你身边的人和每一个美好的关系吧!




--------------------------------------------------------------------------------------------------------------------



附录:


* Coffee Break

BY KWAME DAWES


It was Christmastime,

the balloons needed blowing,

and so in the evening

we sat together to blow

balloons and tell jokes,

and the cool air off the hills

made me think of coffee,

so I said, “Coffee would be nice,”

and he said, “Yes, coffee

would be nice,”

and smiled

as his thin fingers pulled

the balloons from the plastic bags;

so I went for coffee,

and it takes a few minutes

to make the coffee

and I did not know

if he wanted cow’s milk

or condensed milk,

and when I came out

to ask him, he was gone,

just like that, in the time

it took me to think,

cow’s milk or condensed;

the balloons sat lightly

on his still lap.


作者:陈礼读牧师

Comments


精选文章
最新文章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bottom of page